产品分类

公司简介

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,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,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、时装面料、女装面料、针织坯布、双面针织布、单面针织布、罗纹布、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,产品主要包括:毛圈(巾)布(二线纬衣,三线纬衣,绒布,天鹅绒等)、复合布、衬垫布、大小循环彩条布、无缝圆筒布(门幅5英寸-40英寸)、提花布、网眼布、汗布、 棉毛布等, 采用丝、毛、麻、棉、晴、涤、植物纤维(天丝,大豆,树脂,莫代尔等)和各种混纺原料,远销韩国、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。

成员博客

资源与链接

访问数:1986065

动画玄机图

赴日本索回“镇远”和靖远号铁锚的钟汉波将軍


更新时间:2019-09-13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钟汉波将军,1917年生,黄埔海军军官学校民国27年班毕业生。1947年2月,担任国民政府国防部第二厅海军少校参谋的他被派遣到日本,出任中国驻日首席海军武官,并直接参与了索还镇远和靖远锚链的工作。其后,他还参与主持了接收日本赔偿舰的工作。回国后历任海军第一舰队“太湖”号驱逐舰中校副舰长、“永定”号扫雷舰中校舰长、海军两栖部队司令部上校参谋长、少将副司令、海军专科学校少将校长等职。钟将军为中国两代海军雪耻,功勋卓著!鍾漢波將軍,祖籍廣州市,海校二十七年班航海科(黃埔海軍學校軍事科第二十二期)畢業,國防大學聯戰系七期畢,海軍參大研究班四期畢業,美太平洋艦隊兩棲訓練指揮部兩棲作戰訓練班畢業;抗戰期間曾任海官及空官教官、軍令部二廳參謀;抗戰勝利後任職駐日代表團首席海軍武官。來臺後歷任海軍第一艦隊太湖軍艦副長、风云高手论坛较二价、四价的预防保护效果提高约20%。   !永定軍艦艦長、總部情報署處長、兩訓部參謀長、兩棲部隊參謀長、國防部聯五少將助理次長、兩棲部隊少將副司令、海軍專科學校少將校長及海軍官校副校長等職。退役後曾任日本、以色列及本國各大航運企業之遠洋船長職務;目前從事文字工作,著有《駐外武官的使命》(麥田出版)等專書。

  60多年前,在日本东京上野公园陈列着两个巨大的军舰铁锚。锈蚀斑斑的身躯向人们诉说着曾经经历的沧桑。它们便是当年威震亚洲的中国北洋海军“镇远”和“靖远”两艘巡洋舰的铁锚。它们作为日本海军的战利品,载着中华民族的耻辱,在异国他乡默默矗立了50多个春秋。然而,1947年的一天,它们终于洗雪国耻,回到祖国的怀抱。

  1894年,中日甲午战争爆发,北洋海军全面溃败。北洋海军的军舰一部分被击沉,一部分被日军俘获。其中,排水量为7300多吨的巡洋舰“镇远”号被日军俘获后,编入日本联合舰队;排水量为2300多吨的巡洋舰“靖远”号则在威海保卫战中遭日本鱼雷艇袭击搁浅,后由北洋海军自行炸毁。

  后来,日本当局为羞辱中华民族,将上述两舰的铁锚拆下,单独运往日本,陈列于东京上野公园。他们还将“镇远”主炮弹头10枚,置于铁锚四周,弹头上又焊上“镇远”锚链20寻,以环绕陈列场地,并立有海战碑志,向世人炫耀。中国华侨和留学生每当经过此地,都转头疾走。特别是中国海军人员经过此地,莫不饮痛悲泣。这两尊铁锚整整折磨国人半个多世纪,每一个爱国者都时刻不忘洗雪这一耻辱。

  1945年8月,中国人民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。许多人把收回铁锚,洗雪耻辱当成一件大事,挂在心上。

  日本投降后,美、中、英、苏四国组成盟国委员会,处理战后事宜。国民政府派出一个以朱世明中将为团长的庞大代表团,常驻日本,并不断补充新成员。1947年3月,9名新成员奉命前往日本,他们当中有海军少校钟汉波,他是作为这批成员中惟一的海军代表从事参谋工作的。临行前,钟汉波接到海军总司令桂永清的电话,让他立即到司令部接受紧急召见。桂永清一见面就对钟汉波说:“甲午战后,我海军失利,‘镇远’和‘靖远’两舰为日所俘,其铁锚、锚链及炮弹等被陈列在东京上野公园,乃是我国国耻,你抵达日本后,立即将其索还以除耻辱。”钟汉波毫不迟疑地表示应允,并发誓一定完成任务。

  1947年3月9日下午,钟汉波一行抵达横滨,随后,他们乘坐5辆雪佛莱轿车前往东京。钟汉波到达日本的第二天上午,立即前往代表团本部第一组(军事组)报到,第一组组长是陆军少将王丕承。钟汉波说,自己来日本的头等大事是索回铁锚,希望王丕承能够给以指导和协助。可是,王丕承的一段话令钟汉波如坠冰窖。王丕承说:“索锚一事,代表团第三组早就办过,海军总司令部也曾派来一位资深海军中校前来处理,但没有办成,具体原因难以说清楚。”

  在此后的几天中,钟汉波反复询问知情人,反复查阅档案,终于弄清了原因。原来,盟军总部规定,所谓日本在战时掠夺的盟国资产,指从对日宣战之日起,到日本投降之日止。对中国来说,是从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起,到1945年9月9日南京受降止。但“镇远”、“靖远”铁锚是在1895年甲午战争结束后被日军掠夺的,远在二战前,不在办理之列。

  盟军总部还规定,各盟国涉外问题,必须通过盟军总部办理。这样,索锚一事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。不过,钟汉波了解到,尽管上述规定都是以盟军总部的名义作出,但规定毕竟不是国家法律,盟军总部是否受理,与其他各国申请归还案并无关联。从这一点上看,索锚还是有希望的,只是具体负责此事的是盟军总部第二组组长、美陆军上校帕斯,据说此人态度十分强硬,很难对付。

  针对前期索锚失败的原因,钟汉波作了充分的准备。他邀请中国代表团中的日本问题专家和法律专家,一起寻找索锚的依据,最终制定了一套法理情兼顾的索锚方案。

  1947年3月28日,钟汉波第一次拜会帕斯。在帕斯的办公室里,钟汉波经过短暂的寒暄之后,便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奉本国政府之命,来重新提出索回舰锚一案。”闻听此言,帕斯脸上立刻露出不快的表情。他说:“我曾数次宣称因二战时间所限,不能受理此案。”话音刚落,钟汉波便按照事先的准备,滔滔不绝地阐明了索锚的缘由和根据。他说,自美军进驻日本后,即开始实施铲除日本军国主义的措施。除了彻底摧毁日本三军的武器,最重要的就是严格防范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复萌。而“镇远”、“靖远”两舰的舰锚、炮弹及锚链等被陈列在上野公园达50年之久,对日本人民无疑是一种军国主义教育。中国索回这些物品,绝对符合盟军总部政策。

  钟汉波慷慨陈词半小时,帕斯的表情由不快到平和,再到兴奋。他立即与钟约定,一星期以后再谈。钟汉波意识到,事情有了转机。

  一周后,钟汉波再次来到盟军总部第二组。意想不到的是,值日官说舰锚归还案已经受理办妥,并将备忘录副本交给钟汉波,告知正本已送中国驻日代表团。钟汉波仔细看着备忘录,上面赫然写着:1947年5月1日上午9时,在东京芝浦码头举行交换签字仪式。钟汉波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。

  1947年5月1日上午9时,铁锚等物品的交接仪式在东京芝浦码头如期举行,参加仪式的有中美日三方代表。中方除了钟汉波以外,还有代表团成员刘光平和刘豫生;美方是远东海军司令部海军上尉米勒特;日方是几名政府人员。仪式简单而隆重,三方面对着排列有序的铁锚、炮弹、锚链等,相继在交接文件上签字。钟汉波欣喜异常,站在铁锚一侧,让人拍了一张照片,成为这一重要时刻的见证。

  收回的铁锚等物品先后分两批运回国内。第一批包括锚链20寻,分装12箱,炮弹弹头10枚,由日本归还中国的海关缉私舰“飞星”号载装,于1947年5月4日运抵上海;第二批包括铁锚两个,每个4吨,由日本归还中国的轮船“隆顺”号载装,于同年10月23日运抵上海。这些物品后又转运至青岛海军军官学校陈列。至此,甲午战争海军遗物,重归故国,耻辱得以洗雪。如今,“镇远”舰的铁锚静静地躺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中,向人们诉说着它所经历的一切。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计划”来了!秋高气爽,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意!

状元红高手论坛| 黄大仙| 红姐图库大全| 大森林心水论坛| 红姐印刷图库| 香港挂牌资料| 凤凰天机网| 小鱼儿玄机| 开奖记录| 开奖记录| 香港王中王| 香港牛魔王| 中特网| 黄大仙救世网| 白小姐一肖|